单机斗地主

「是的,特校,他就是神奇少侠,您上次见到的那个男人。」一阵阵难以抗拒的快感传了上来,多米紧咬着的嘴唇不由自主地松开,嘴里不停发出呻吟,浑身颤抖着!然後,几乎就在多米意识到什麽将要发生的同时,他开始狂野地呻吟,抵抗地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两个男人开始弓起背,兴奋地起伏着。

接着,托弗又用绷带紧紧地将男助手的双手和双腿分别捆绑在椅子的扶手和椅子腿上。然後神奇少侠向後推两步,骄傲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好吧,既然你们想打架,我就让你们看看神奇少年是怎麽打架的9多米愤怒地叫着,突然朝那两个虐待狂扑去!闷哼一声,冷冰冰的树茎已经插入他的屁眼里,前端直顶入直肠深处,连抽送的时间都省下,直接喷射出浓白浆汁。

「怎麽┅┅」托弗小声惊呼着,脚上的靴子立刻陷进了烂泥里面。忽然,他看到了还缠在手上的绳网8等等,网!9意识到了希望所在,托弗兴奋地尖叫起来,同时他开始飞快地用双手解开那绳网上的结。「贱货,还敢嘴硬!9那家伙挥手抽了托弗一个耳光,然後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摔倒在地上!

他听到脚步声,有人走进来牢来,驱走他胸前的兽婴,流出的血水洒得满身都是。『多米;「当然,我至少不像你们一样只有一个屁股9多米骄傲地说。

托弗当然不把这些兽形怪物当成自己孩子,但是,每当这些由自己生产出的兽人,再趴在他身上冲刺,把浓浓精液注入他的肛门。一种父子相奸的恶心感觉,总让他忍不住吐出来。伯爵是对的,托弗赤裸的腿,双臂和前胸盖了一层薄薄的粉末,并迅速地弥漫到整个身体,令他感到强烈的晕眩。当他慢慢摔倒,能感到身下的沙滩在摇晃。三名特校现在对这项任务感到有些不安,更对於伯爵的冷酷打算感到警讯。

伯爵走到多米身边,拍拍他的臀部,“驾”他命令道,多米开始小步走起来。机械臂开始移向目标。托弗狂乱地扭曲甩动,机械臂离他毫无防御的身体越来越近。对其他任何人来说,踩动踏车是一桩累死人的差事,但是由於多米带着他的神奇腰带,他甚至没有流一滴汗。「舔乾净!贱狗!9「算了,别讨论什麽超级武器了。我倒想知道伯爵他们是怎麽对付那个什麽神奇少年的?」最开始的那个家伙打断了同伴的话,问道。

现在自己赶着离开,又没有足够的武力,来不及料理,可是等自己再次回来,一定要处理掉这些危害世界和平的东西。「不错,不错┅┅看来你们的『玩具』已经很好地驯服了我们的小客人。」伯爵用手抓住神奇少年的下巴,抬起他流满泪水的脸看着。他对博格作个手势,後者会意,解开托弗嘴里的箝口球。

伯爵忙着解说,而没得到进一步命令,两头异变兽人像雕像似的呆呆站在原地。为了以策安全,科学家在注射异变药剂之前,先摘除了实验体的脑前叶,让它们的凶性获得抑制。这是在实验中付出过惨痛教训所得到的经验。当这一切似乎将成为永恒,多米身躯颤抖,汗流浃背,注视着实验室的大门缓缓被推开,暂时中止了这酷刑,但眼前出现的事物,却又让他知道,最坏的状况尚未到来。他的两腿之间,一根机械臂从机器里伸出。机械臂的末端又连着许多细一些的机械臂,而最令托弗恐惧的是每根机械臂的模段都不祥地连着一根巨大的按摩棒。每根按摩棒都有各自淫邪的形状,上面被润滑油浸湿。有的就是简单的巨大,浑圆,光滑,有的则精心雕刻着花纹和曲线。每一个都仰起头向着被绑住的少年英雄就像一群响尾蛇面对一只无法抵抗的猎物。

由超能基因反覆融合诞下的血脉,生命力极度旺盛,它们从来没等到足时生产,总是在载体肚里成长到足以活动,就挣扎着往外爬出,甚至离体後还自行扯断脐带。每次都造成托弗极大的痛苦,他感受得到,肚里妖怪兽类的胎动,是真的想要踢破自己的肚皮,赶快来到世上。人群发出一声可怕的海盗般的号叫,向无助的少年英雄扑去,托弗用他的双腿踢倒了一、两个,令他们痛苦地弯腰倒地。但是这只能是象征性的反抗。无数的手臂摸到了他赤裸、挣扎着的身体,令他向後倒入淫邪的人群中。一条白色的细绳在他的前胸和柱子上绕了好几圈,将他的胸部牢牢地固定在柱子上,然後绳子向下在他的腰,臀部绕了几圈,,再向下将他的大腿,膝盖最後到脚踝牢牢地绑在柱子上。他就像一只被蜘蛛网牢牢缠住的苍蝇,浑身缠绕着,被完全吸乾。

一个干完了换一个,然後又是一个,再一个,直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令他忘记计数。一只手接一只手抚弄他的身体,一张嘴又一张嘴吸吮他的乳头,他的嘴被一次有一次的进入,以致於他的嘴巴和脸庞上盖满了厚厚的精液。每一次进入都带给他新的刺激,每一次高潮都部分地削弱他的斗志。少年英雄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被强奸,他绝望地被不断地带上顶点。「我┅┅我在哪里?」哪怕是恶魔的手掌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