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2 09:38:51 来源:算牌术

算牌术:

“噢,谢谢1涩涩倒是很有礼貌的向文宇道了谢,回身穿上鞋後就向外跑去。“真是个笨蛋,难道你哥哥就没告诉过你出门要锁门吗?”文宇笑了笑,把玩具熊放到小床上,站了起来。

“小笨蛋,他是谁啊?”一边的文宇忍不住问道,“男朋友?长得还不错嘛1“文宇哥哥最讨厌1涩涩撅了撅嘴,“他是我的学生噢1“金承宇。”男生笑了笑,冲著文宇点了点头。

“我只是在追求我的生活。”文宇看著手里的钥匙。“我不需要你的生活,我只要我的生活。”贺森摇摇头,“吃饭吧1

“你知道哥哥在哪里吗?”涩涩二话不说的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她昨天放学时看到的人──文宇。“你哥哥没有告诉过你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吗?”文宇单手抵著门框,低头望著眼前这个顶著个黑眼圈的小女生。“……”文宇望著迷茫的贺森,一股热流涌上了全身。“文……宇……”不老实的双手攀上文宇的肩头,贺森的小嘴凑了上去。

算牌术:“左转,右转……”经过贺森乱七八糟的指点後,文宇终於载著贺森停在了一家小超市的店铺前:“你就在这里打工啊?”贺森跳下车,文宇仍旧是跨坐在自行车上,要不是学校明令规定不许学生开机动车,他早就骑机车上学了。“铃……”很俗气的铃声,是文宇的手机响了起来。“喂!谁啊?”文宇抓起手机,不耐烦的说著。“喂……是文宇哥哥吗?”手机的听筒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我是涩涩,文宇哥哥,今天我请你吃饭,还有,你看到我哥哥没有?看到他叫他快点回家,今天别去打工了,回来吃饭,电话费很贵,我挂了,文宇哥哥再见。”

“喂!你又送房子又送钢琴的,你当我是什麽啊?金丝雀吗?”贺森冲著文宇吼著。“朋友不可以吗?”文宇抿了抿嘴。“不可以!你这个朋友我交不起1贺森使劲的关上了门,把文宇关在了门外。

“哥哥,哥哥怎麽还没有回来呢?”涩涩著急的在那间不足十几坪的小屋里踱著步子,不时的扒在窗户前望著昏暗的街道上是否有著贺森的身影。“今天班会的主要内容就是选举新的化学课代表,以前的课代表辞职了,所以要选新的。如果有谁毛遂自荐当化学课代表的话,请举手。”站在讲台上,即使是讲废话,狐狸男甲依旧是魅力无穷。

“贺森,该出去了。”Rick拉起紧握住文宇的贺森,“上边来人了,我不能给你开後门了。”“文宇……”被硬生生的拉开,贺森不舍的回头望著文宇。

“叔叔?”坐在贺森的对面,年轻的警察皱了皱眉,“小子你多大了?”“我……下个月就18岁了……”贺森胆怯的说著,突然想起自己未满18岁,大概不会被治个什麽罪吧?“18?我才21你就叫我叔叔?”年轻的警察突然笑了出来,其实他很帅气,只是总是臭著一张脸,让人感觉不舒服。

算牌术:

“是吗?以前你也这麽说过。”“喂,别老跟个老男人似的1文宇回头看看贺森,“拜托,你比我还小几个月呢1“你怎麽知道我比你小?”贺森很奇怪的问,以前他跟文宇一直没有交集,文宇怎麽知道自己的生日呢?难道又是被涩涩给出卖了?

“喂!你别哭啊1看著涩涩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流出来的眼泪,文宇不知该怎麽办好了,“这样,我随便找个人帮忙行了吧?”拉著涩涩,文宇在大街上转著。“好了好了,既然已经选出了化学课代表,那大家就放学回家做作业吧1贺森收拾起一讲台的票,冲著台下说著。“我还没同意当这个化学课代表呢1未来的化学课代表狸猫男乙文宇再次发话了。

相关链接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