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qq游戏记牌器

卷二085不屑的眼神

顾浩然的丧礼办的比较低调,有很多来吊唁的人看到顾浩然去世,他的妻子却没有出现,都耿耿于怀。在这方面不得不说达叔相当的有先见,事先就跟所有吊唁的人说明白了顾太太因为过度伤心生病住医院了。每个人都信以为真,顾浩然之死,也许真的对李翠梅打击很大,所有才会伤心到生出病来的。沄曦跟顾倩倩两个家属,跪在灵堂前一跪就是一整天,每次有人上香道别顾浩然,她们两个都要鞠躬感谢。这么长时间下来,沄曦感觉到有点吃力。身体慢慢的已经吃不消了。也许是怀孕的关系,她感觉自己很饿很饿,但是却一点胃口都没有,这让一旁陪着她的尚博毅看了心都疼碎。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夜幕降临,吊唁的人已经没有再像白天一般的涌过来。有了一点清静之后,大家才坐到一边去休息。跪了一整天,沄曦跟顾倩倩两个连站都站不起来。坐到一边,尚博毅买了东西回来。她们两个也是随便的吃了一些,然后各自愣愣的发呆。明天顾浩然就要下葬了,真真正正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沄曦跟顾倩倩两个心里都很难受,只是又能怎么样呢大凡是人都躲不过一死,只是活着的人心里对死去的人那种牵挂,每每只要一想到,就会揪心的痛达叔刚刚出去了一会儿之后,回到灵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只要来到这里,那些曾经顾浩然对他的好就如同决堤的江水般涌入他的脑海。如果不是顾浩然,他早就死在了那个寒冬里。顾浩然救了他,让他跟着一起上学,穿拉风的西装,学追女孩子……还有他遇见张惠緈之后,跟他分享的点点滴滴。那些他心痛的,开心的,郁闷的……只要是顾浩然的事情,基本上他每一件都知道。只可惜,故人已以。走到沄曦跟顾倩倩身边坐下,看着沄曦煞白的脸色也是很心疼。“沄曦,你晚上回去好好休息吧不管怎么样,董事长都知道你对他的心意,如果他还活着,也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跟肚子里的孩子。”沄曦看了看达叔,又看了看达叔身后那个大大的‘奠’字,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达叔,没事的,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了,这里离爸爸很近,我想多感受这种感觉。”达叔点点头,沄曦的脾气也是倔强,跟张惠緈一样。当年如果不是两个人赌气的话,估计顾浩然今天就不会这么早离世。他刚刚去了警局,李翠梅对她所做的事情一点都没有隐瞒的全招了,包括顾倩倩不是顾浩然亲生女儿的事情。这期间,他还得知一个天大的秘密。当年张惠緈之所以会离开,完全是因为她去跟张惠緈1/4------------------------------------------------------------------------------卷三093失去

三个人离开了医院,一处幽静的地方找到一间挺别致的小餐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几个人围坐一团就开始点菜!张沄曦发现,巧巧跟易超都很敢点菜!所点的菜都是最好的最贵的,如果一般的出来创业找工作的上班族可不敢这么点!因为单单一顿饭就可以要了他们半个月的薪水!“巧巧,易超,你们两个,点这么多菜,吃的完嘛?”沄曦边喝茶水边问道。看着服务员已经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菜单,他们两个还在津津乐道的看着菜单!他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是跟张沄曦混在一起的人啊!看看他们的穿着跟自己身上的穿着,一个是国际知名品牌,一个是国内知名品牌,自己身上的,说难听点的就是街边摊的货……“嗷嗷嗷!易超叫你不要点那么多的1巧巧一听沄曦说他们点菜的方式,立马横着脸看易超!她可是最了解沄曦的,虽然现在暂时的失忆了,但是毕竟本性还是不会改的。看来易超也只有受欺负的份了!谁让他是他们几个中的男孩子呢!张沄曦眼看易超脸上拉满黑线,就知道他要生气了,赶紧打和的说道:“好了,那些都是次要,赶紧先跟我说说我的事情吧!我都忘光了,你们说我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跟我说说那边的情况啊1她可不想回头连自己住哪里都不知道。巧巧瞪了易超一眼,笑嘻嘻的看着沄曦说:“沄曦,院长姓张,所以你们都跟她一样姓张的,你跟院长感情最好了,所以你都管院长叫妈妈的!这可千万别叫错了1沄曦嘴里慢慢叨念着巧巧说的话,重复着巧巧的嘴型念着妈妈!这个张沄曦是孤儿,却有一个疼她爱她的妈妈啊,这样也不算是太差,亲情对于人类来说太重要了。“沄曦,我们两个呢!他叫易超,他们家老有钱了!他爸爸是我们这边有名的企业家,他是富二代,那个鸿翔国际贸易就是他老爸开的!我嘛……我家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1巧巧继续说着,但是怎么眼看着就心虚了呢!“别听她胡说1易超瞪了一眼巧巧,望着沄曦继续说道:“她爸爸是我们市里的干部书记,这市里人没有一个不认识的1易超也愤愤的瞪着巧巧,明明家里就很有钱,还非得装穷,这算什么呢!易超在心里不平的想着,他们三个算是铁三角,有必要相互隐瞒嘛!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官二代!张沄曦心想着,这下好了!她又多了两座靠山!看来,她想翻身是指日可待了!鸿翔国际贸易她以前也有接触过,还给他们公司在海外做过广告片花,看来真的是巧合啊!现在居然也让她成为了他们公司太子爷的铁三角。至于巧巧,她想不起来,这个市里面有那个高官是姓戚的,可能她在官场上面打滚的比较少吧,毕竟以前公司的手续都是都正当手段的。巧巧见沄曦不说话,以为生她气了,赶紧补充说道:“沄曦,你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她显然很心虚,因为他们几个之前就定下一个规定,不许有任何隐瞒。沄曦笑了笑:“没有生气,只是想快点吃完,然后回去住的地方看看1她其实只是想先静一静,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要怎么做。现在这个身体,本来不属于她,现在好多事情她要慢慢适应。而且,她还要再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工作,这样,她才能有能力跟李宏抗衡。“赶紧吃饭吧,吃完我们一起回去。”易超简单的说了,抓起筷子就吃。他今天可累的够呛的,刚刚一路抱着张沄曦,没想到她看起来瘦瘦的样子,竟然有惊人的体重,真人不可貌相啊!几个人一顿饭很快吃完,易超拿电话说了几句,没一会儿他的专属司机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了。上了车,直接往孤儿院去。“到了少爷。”司机老王看了看易超,这个少爷他看着长大,平时很少说话,只有在后坐里面那两个女孩面前才会有笑容,这也许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了吧。他只要一回到家里,精神就会显得很紧绷,首先是后妈跟后妈带进门的那个哥哥,其次是老爸每天都逼着他接管鸿翔国际贸易……有时候,看着这个少爷,他会有很多的心疼,因为他也有一个跟少爷一样大的孩子。三个人下了车,五个大红字在昏暗的霓虹灯下面若隐若现,“爱心孤儿院。”张沄曦嘴里小声的念着。这个名字很有爱呢,看到这个名字都让人觉得很安心。“走吧,进去吧,我们两个就不进去了,记得,要叫妈妈1易超一手搭着沄曦的肩膀,皱着眉头看沄曦。他真的有点担心,虽然人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因为什么原因就失忆了呢!这个问题也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因为沄曦不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任何人。不是因为害怕被遗弃,而是害怕他们会把她当疯子送疯人院去。“你们走吧,我知道的,放心吧1沄曦朝他们笑笑挥手,眼看着他们的车离开了才回过身。这一回过身却被眼前的妇人吓了一跳,因为是晚上,她也穿着白衣服站在自己身后,所以心下怦怦跳。“妈、妈妈1她知道,眼前的妇人便是院长,她的妈妈。因为刚刚巧巧跟她说了院长嘴角有一颗大黑痣。“沄曦回来啦!进屋去吧,外面风大。”张惠凤微笑的看着沄曦说道,她刚刚还在担心这孩子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正想打电话问问,就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猜到是他们送她回来了。沄曦看着慈祥的妈妈,点点头微笑的应了声,然后走上前拉上妈妈的手往里面走去。巧巧说的,沄曦喜欢拉着妈妈的手……沄曦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感受着周围漆黑的一切,让她有点恍惚。这真的是真的吗?现在这个她,是真实的存在的吗?明明知道结果,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她竟然还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以前,她无数次想过,人死后有没有灵魂,原来,真的有灵魂。而且,她还好运气的重生了。但是,这个身体原本的那个灵魂去哪里了呢?也重生到别人身上去了吗?或者去了天堂,听说张沄曦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呢!沄曦甩甩头,这些事情,留着以后再来慢慢揣摩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睡觉,然后明天开始买报纸找工作!孤儿院里,买不起电脑呢……所以只能明天买报纸了!闭上眼睛,沄曦想着,如果明天睁开眼睛,她依然活着,那她会好好活!把她失去的爱情,亲情,事业,一个都不少的夺回来……卷二050生日礼物正文147去世

正文126熟悉又陌生正文141缠斗婚纱店里面,沄曦在试衣间里面试着婚纱,尚博毅在外面翻看着杂志。原本以为要过一段时间再结婚,但是此刻沄曦怀孕,如果不赶在肚子显出来之前结婚的话,在上流社会会被当做茶余饭后聊天的笑柄。尚博毅则觉得沄曦担心的这件事情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想尽快的把沄曦绑在身边。试完婚纱之后,沄曦提议去医院看在晖。在晖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下半身就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已经处于半瘫痪。每天除了要到康复室去做康复之外,在晖自己每天在病房也是尽量的起来自己走动。张惠凤虽然没有明说已经原谅了在晖,但大家其实心里都清楚,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已。沄曦跟尚博毅两个手上提了好多吃的喝的,一路上聊着天来到在晖的病房门口。原本张惠凤还想让在晖回去得了,这病房那么贵住着都揪心。但是出于愧疚,尚博毅一次性让人交了一年的住院费。三百六十五天,发誓要住到在晖康复为止。打开病房门,正好见到在晖扶着康复椅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回头看见沄曦跟尚博毅两个,想要打招呼却差点摔倒。“哎,小心点”沄曦见在晖差点摔倒,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么激动干嘛?”尚博毅一脸淡定的走到在晖身边,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把拿来的那些吃的喝的都放到桌子上。其实对于在晖,尚博毅是愧疚的,至少在晖会受伤完全是为了救他。在晖没有说什么,由着沄曦扶到病床上坐下。这么多天过去,其他的伤都已经好了,就剩下这下半身半瘫痪,现在他连路都走不了,更别说想要到外面去了。“这两天感觉有没有好一点呢?”沄曦扶着在晖坐下之后关心的问道。在晖抬头看了看沄曦,点点头说:“还行,再过个十天半个月自己到外面溜达没有问题了。”一般像在晖这般严重的挫伤,如果没有半年一年是不可能恢复到能自己到外面去的。只是在晖异于常人般对自己严格的做康复运动,每天除了去抗康复室就是自己在病房里面练习,所以就如他自己所说,再过十天半个月自己都能出去外面散步了。沄曦微笑坐到在晖身边,喃喃的说道:“真有这么厉害”在晖被云溪的表情逗笑,低下头去什么都没说。“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在晖觉得几个人坐在这里却这么安静,有点怪怪的。沄曦跟尚博毅对望了一眼说道:“要赶在宝宝出世之前办婚礼,所以今天我们去试穿了婚纱,打算先拍一组世界上最强悍的婚纱照……”说着说着,沄曦才想起来,在晖也许听完这些之后心里会难过吧尚博毅见沄曦突然收了声,也不觉的看向了在晖。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在晖就算心里难受,也会用笑容来掩饰,就如同以往的他一样,默默跟在沄曦身后。“干嘛?你们两个都看着我干嘛?”在晖脸上完全看不出来难受,反而是听了沄曦说要拍婚纱照而觉得很新奇。沄曦看了看尚博毅得到他的肯定之后才转头对在晖说:“到时候拍完了第一个拿给你看,还有啊,你要给宝宝想个名字,以后是宝宝的舅舅可一定要疼宝宝。”在晖也看出了沄曦故意佯装出来的轻松,不过刚刚在听她说的那些事情,完全是一个小女人幸福的样子。这些不就是他想要的吗?他一直希望她能幸福,而此刻的她看起来就是那么幸福“要给宝宝取名字啊,那我要好好想想了,要是取得不好听可别怨我”在晖故意沉思了一会儿,才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说道。沄曦在心中翻翻白眼,貌似她现在认识的这几个男人,都喜欢暗腹黑“知道啦知道啦,只要不叫小红小花小草这些就可以了。”“可是,我也只能想到这些小花小草的名字了,哎你说小花好听还是小草好听。”在晖委屈的说着,然后突然转头问尚博毅。尚博毅耸耸肩说道:“还是小草好听一点,小花容易被人摘。”沄曦对眼前的两个男人无语,怎么突然一个鼻孔出气的作弄起她来。“哼”假装生气,沄曦走到一边打开刚刚带过来的,有一盒汤是她叫家里的阿姨做的,对骨骼恢复有很大功效。才打开汤盒,她便皱着鼻子,很重的药味,一闻到她就觉得特别恶心,也许是因为孕吐的关系,现在有好多以前她喜欢的东西她都提不起兴趣,反而一些她不太喜欢的东西能让她有兴趣。在晖笑了笑便低着头想心事。尚博毅动动嘴角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意思是问他身体恢复差不多之后,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还当黑社会吧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所以只能另谋出路了。在晖依然低着头,他自己这些天也迷茫。手下的小弟联络不到他,都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那些小弟都是靠着他接活给他们做,才能勉强养活一家子人。如今他这个样子,还怎么能带领他们赚那些养家糊口的钱沄曦听到尚博毅在问在晖,自己也边弄汤边竖起耳朵听。“要是没有什么打算的话,我们来合作如何?”尚博毅淡淡的说,眼里却是十足的诚恳。因为他要让在晖感受到他的诚心,所以不能表现出一丁点轻福“合作?”在晖抬头看了看尚博毅,顺道瞄了瞄沄曦。“没错,一切事情由你做主,想要发展哪个行业也由你做主,我只出钱年底拿分红。”尚博毅摊摊手,淡淡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在晖再次低头想了想,如果这样跟尚博毅合作的话,自己可以做任何决定,包括手下的那些小弟自己也可以安排,也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尚博毅见在晖低头不语,以为他要开口拒绝,急忙补充说道:“你也不用这么快回复我,也不用把我的建议当做是因为你救了我所以我才这么做,我在美国的公司也是投资公司,也就是扶植企业上市的投资公司,你不用多心。”沄曦听了这里,心下想起来,她对尚博毅在美国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了解的啊只知道他跟于子翰在美国有公司,但是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公司,现在听他这么说,才知道美国的公司就是投资公司。“我这是想着这么好的机会要发展什么好,你着什么急”在晖很没好气的鄙视了尚博毅一眼。尚博毅心里松了口气,脸上却假装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我觉得,成立一个建筑工程公司也不错,小时候,你不是对建筑那些很感兴趣的吗?”沄曦手上端着药汤递给了在晖,突然想起院长说过在晖对建筑感兴趣,于是便提议说。“这个主意不错,只是建筑工程公司的法人代表必须要通过认证,所以你要……去补习一下”尚博毅伸手搓了搓鼻梁,脸上压抑不住的想要笑。想笑,是看到在晖听他说要认证时脸上囧的一下表情,看起来滑稽之至“对哦,等在晖哥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帮你找一个补习班,那个很简单的,只需要懂一些基本常识就可以了。”沄曦也帮忙策划着找补习班的事情。只是无意间,她对在晖的称呼已经有所改变,之前,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在晖,现在的在晖在她心里已然有了一定的位置。在晖自然也察觉到了沄曦对他称呼的改变,就连尚博毅都察觉。“恩,那要多预留几个名额才行。”在晖点点头喝着汤说道。“多几个名额?”沄曦不明所以的偏头看着在晖。在晖一口把汤喝得见底,才瑟瑟的说道:“是啊,我发财去了,总不能看着以前小弟喝西北风吧既然要发财,就大家一起发财”沄曦愣了愣,并不是心疼那些钱,只是对在晖想让其他小弟跟他一样从良的想法非常佩服尚博毅也是挑挑眉,心里默默的对在晖评价:不但打架一流,就连管理也是一流,看来以后他的投资一定稳赚不输的“看不出来你还蛮仗义的嘛”尚博毅开玩笑的奚落在晖。在晖不理会尚博毅,只是把汤碗给沄曦,然后自己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往前移动。刚好这时候,沄曦的手机响起,三步作两步的走到桌子边,把汤碗放下之后拿起电话一看,是顾家来的电话虽然心里有疑惑,沄曦还是按了接听键:“喂”“沄曦,你快点回家吧你爸爸出事了”李翠梅的声音显得有点颤抖的说。“什么?”沄曦听到顾浩然出事,原本被尚博毅跟在晖两个逗笑的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接踵而来的是焦急。匆匆挂了电话,和在晖道别之后就跟尚博毅两个急忙的出了医院。

尚博毅皱着眉头,心里嘀咕着沄曦怎么会突然说起顾倩倩,难道她们两个认识。“你问她做什么?”“现在我有事情必须要找她谈谈,只是我根本没有认识到有一个能跟顾氏集团总经理够着边的人,当然你是除外的。”尚氏集团跟顾氏集团,在广告这方面虽然没有合作,但是在房地产开发这些方面还是有合作的。应该说,尚氏集团有投资一些顾氏集团出的房地产,所以会有一些交集。尚博毅被沄曦一句‘你是除外的’呛得差点呼吸困难,这句话不知道应该理解为她根本没把他当做是朋友呢还是她没把他当人看0你怎么就知道,我会认识顾倩倩?”没错,他是认识顾倩倩,不止认识,还很熟!顾倩倩对于他,简直就像是噩梦!沄曦歪着脑袋,真的认识?看来孤儿院是有救了。一直没有觉得尚博毅回来的这么是时候!“那你能不能帮我约她?”“帮你约她?”尚博毅抬头看着天花板,挑挑眉:“凭什么帮你约她?”这个问题倒是把沄曦考住了,尚博毅凭什么帮她?“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互相帮忙难道不应该吗?”不管怎么样,沄曦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借口了。只要尚博毅愿意帮她,现在叫她去跳黄河她都愿意!“看来你还真的把我当朋友了。”尚博毅突然就低头沉思起来了。他是认识顾倩倩没错,这个对于他来说噩梦般的女孩,也是他为什么会去美国留学的原因。以前的尚博毅,是一个老实巴交任人宰割的胆小鬼,以至于顾倩倩这个魔鬼一般的刁蛮千金把他整得有多惨!顾氏集团的董事长顾浩然年轻的时候跟尚博毅的老爸感情很铁的那种,所以顾家跟尚家也可以算是世交了。当年顾家完全没有现在这么辉煌,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愿意,顾家取了顾倩倩的妈妈之后顾家就一直是平步青云了。这也许就是人家说的,女人有旺夫的命,后来这个顾倩倩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旺父了。其实这都跟他没有关系,有关系开始,就是从顾倩倩念初中开始。那时候尚博毅正在准备冲刺国内名牌大学,顾倩倩还是一个黄毛丫头,自从顾浩然带着她到尚家串门之后,她就一直鬼魅一般的缠着尚博毅。在尚博毅第二天高考的那天晚上,顾倩倩趁他在书房用功抱佛脚的时候装成贞子的样子,把他吓得进了医院。当然,这个胆小鬼第二天的高考也没有起,别说是名牌大学了,出了院第二天直接去了美国。以至于后来在美国发展到现在这个位置……其实尚博毅算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至少用那一句前无古人来形容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吧,你愿意不愿意帮我?”沄曦这是在给尚博毅下最后的通牒,要是还不帮的话,那她就只能另想方法了!“帮,要帮1尚博毅从回忆中抽身出来,“至少,我们张经理也要先告诉我什么事情啊!总不能让我莫名其妙的就帮你约人了,等一下你要是跟人家有仇,那我岂不是成了导火线了1沄曦得意的看着尚博毅,从来没有觉得,眼前这个被她冠以‘腹黑’的男人也有天使一般的心灵……“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尚博毅抛开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转而严肃的问沄曦。“顾氏集团要把爱心孤儿院的地皮收回去改造成商业大楼。”沄曦以为,她的问题已经很明显的呈现在尚博毅面前了,却没想到尚博毅下一句接的话……“那不是很正常吗?这个城市算是国内一流城市,那些旧城区迟早都要被改造的啊1尚博毅瞬间以他极具商业化的思维解释了一遍沄曦刚刚说的事情,但是随即在沄曦突变的表情里面独到了危险信息。“为题是,孤儿院是院长一生的心血,你明白吗?”沄曦被尚博毅的话气的差点呕血。刚刚还夸他有天使一般的心灵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露出了资本家的嘴脸!“嗯哼,然后你就想让我帮你约顾倩倩,然后跟她求情对吗?”尚博毅甩甩手,淡淡的说道。“没错,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沄曦说的是实话,现在的她是张沄曦,不是夏云,也不是什么富家千金没有扎实的后盾,所以办起事情来都很困难,虽然易超跟巧巧两个家族背景都不错,但是易家的事情也还没有轮到易超做主,更别说巧巧了。“也许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件事情,也不是顾倩倩能做主的。她虽然是顾氏集团的总经理,但是也是今年才上任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她管辖范围。”尚博毅把实际情况分析给沄曦知道。沄曦也在好奇,听易超说顾倩倩是他的同学,那意思就是说跟她差不多大了。这么大的年龄,就能去公司里面当总经理,就算是家族企业也要有实力才行啊!“可是,我现在除了这么做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了。也许这样,还能有一线生机,我不想让院长难过,孤儿院是她辛辛苦苦拉扯到现在的,看着那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有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那里就是她的一切1沄曦有点走神的说着,这些无奈的问题,除了悲伤之外,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形容的。“找顾倩倩还不如找顾浩然,顾氏集团所有的事情最终都还是要经过顾浩然裁决的。我跟顾伯伯在美国有一些合作关系,所有,也许我可以找他帮你。”尚博毅脑尖一转,想起了顾浩然。沄曦听着尚博毅说,越听越激动。原本,她以为找他帮忙这件事情,简直是沧海一栗的机会,没想到,竟然就这么石破天荒的成了!“那你赶紧……”沄曦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心急了。“看你急得1尚博毅伸手在沄曦的鼻子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宠溺的笑了!沄曦被尚博毅的动作吓了一跳。为什么……他会对她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这种动作,只有情侣之间才会有的吧!她可不记得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那尚博毅脸上挂着的那种笑容,是为了什么呢?沄曦心里不断的祈祷,千万不要千万不要……【25号---31号一日两更,中午12:12分///晚上80:30分,亲们记得给兔子投推荐票票哦!兔子感激不尽?卷二062顾浩然

卷二045他们的感情卷二049收购案卷一09晚宴一

卷一011晚宴三尚博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辆林肯加长豪华轿车,沄曦坐在车里面,感觉云里雾里。自己前世活了三十几个年头,都没有坐过这么豪华的豪车,心理面咋舌,尚博毅真的是一个很会败家的人!“干嘛一副这么痛苦的表情?”尚博毅低头看着对面坐着的张沄曦,小人儿今天穿上昨天某位大师亲自设计的这套晚装,让人有种偶遇天使的惊喜。浅蓝色跟深蓝色之间的完美搭配给人一种宽阔海洋的感觉,细致的百褶裙摆,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纯情,腰带处深蓝色的水晶镶钻给人一种成熟魅力的美。这样的张沄曦,至于别人能不能被征服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已经被征服了。“尚博毅,这车也是你的?”沄曦问出了自己心里憋着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问。这个豪车,顶多就千百万,这些小钱对于尚博毅来说,根本不足一提。尚博毅摊手耸耸肩无辜的看着沄曦。“这个车当然不是我的,是于子翰的。”“于子翰?”没想到,当明星还真的能赚钱啊!竟然能买得起这么豪华的保姆车!!!“人家大明星,随随便便接一个广告就能赚几百万。”尚博毅扁嘴,其实他心里非常排斥于子翰这个大明星的身份。“哼。”沄曦掩嘴笑了起来,看得一旁尚博毅心里纠结。“好好的笑什么?”沄曦坐正了身体,把胸前过于暴露的晚装往上提提。“如果你去当明星的话,肯定是师奶杀手。”“你不想活啦?”尚博毅听到沄曦的挑衅,不爽的在脸上落下黑线。沄曦没有回答,依旧自个儿乐着笑。加长林肯停在一栋豪宅门口,守门的门卫一看是一部加长林肯,问都没有问车里面人的身份,直接开门让行。沄曦下了车才被眼前的场景吓一跳。一个偌大的绿化草地,停满各式各样的豪车。兰博基尼、悍马、劳斯莱斯、宾利、布加迪、法拉利跑车、保时捷等等等等,最基本的也是宝马奔驰。现在沄曦知道,尚博毅为什么要去跟于子翰借这辆林肯了,身份,完全是身份的象征。那些豪车,也许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认识,这就是区别,豪门vs贫门!尚博毅绕到沄曦身边,伸手示意沄曦挽着他的手臂。沄曦先是一愣,随即抱歉的吐吐舌头伸手挽着尚博毅的手臂,两个人慢条斯理的往豪宅大门走去。观摩着眼前的这栋豪宅,如果说易超家豪华的话,那么这里就应该叫奢华。建筑完全依照清末时代那种风格建筑,完全没有见到白色的墙面或者高科技的建筑标志。高科技,只存在在那些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说每十步左右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树上或者假山上有不起眼的针孔摄像头。主楼,是棕色的,也许是时代的关系,感觉这种颜色的楼房矗立在这个以白色为主调的城市是那么的触目,给人一种冰冷孤独的感觉。豪宅门口,陆续的有一些富商豪门经过,每一个人身边都会挽着一个女伴,或者是妻子或者是女儿或者是……情人。尚博毅跟沄曦的出场,无非是最惊艳的。一进豪宅大门,基本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这么多眼睛的瞩目,让沄曦有点不习惯。虽然自己也算是饱经沧桑,但是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还是第一次,紧张,是难免的。大家笑声的打招呼,尚博毅也不例外,在场的很多富豪都是生意场上一些老奸巨猾,虽然他以前在美国,但是对于国内的情况他也是从来都没有落下。所以每一个会场里的人,他都非常熟悉,无非就是某某集团的董事长之类的。相较于尚博毅,沄曦显得有点疲乏。这么多人,每个见面就只有那几个重复的问题,他们不累,听的人都累。脸上挂着招牌的笑脸,但是心里却是暗暗骂人。观察起这间宅子,应该是真的从以前保留下来的房子,虽然有经过多次装潢但是依然保留它古典的气息。沙发都是古典图案的真皮发沙发,晚会就在客厅举行,这个客厅之大犹如一个篮球常尚博毅跟沄曦走到吧台面前找个位置站好,人也不是很多,但是却有浓重的铜臭味。沄曦顺手抓起旁边的一杯红酒轻轻尝一口,微眯起眼睛看着会场的上的环肥燕瘦,突然眼睛落在了顾倩倩充满敌意的双眼上。从他们两个进会场,顾倩倩就一直盯着他们两个看,她跟尚博毅约好的,尚博毅回来参加晚会,本来她以为,尚博毅会单独前来,所以她没有约男伴,以为自己会站在尚博毅身边。没想到,尚博毅竟然带着张沄曦过来,这让她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尚博毅一个人来,他愿不愿意她当他的女伴她都无所谓,但是他竟然带着张沄曦来参加晚会。要知道,一个孤儿,跟一个豪门千金的差距有多大。顾倩倩动身,往沄曦跟尚博毅那边走去。尚博毅也看到顾倩倩,脸色刷的变白。“尚博毅,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倩倩也豪不顾忌这是在什么场合,直接就开口大声朝着尚博毅怒吼。尚博毅楞了一下,以为这种场合,顾倩倩会有所收敛,没想到还是这般没有素质。回头看,会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他们这边。除了音乐悠悠绽放之外,会场异常安静,好像都在等候尚博毅的回答。这种场合,这么尴尬的事情,尚博毅第一次觉得很为难!不知道怎么回答顾倩倩的问题,他来参加晚会,她身为主人公的千金竟然问他什么意思???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尚博毅,你别走,给我说清楚。”顾倩倩不要命的拉住尚博毅的手臂,誓要问个清楚。其实要问清楚什么,她自己心里也不明白,只是看到张沄曦挽着尚博毅的手臂进会场心理面就不舒服。她知道,尚博毅从来都不喜欢她,但是凡事都有可能会改变,而且如今她已经长大了,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女孩,她只是希望尚博毅不要对她那么冷冰冰的。顾倩倩以为,她已经长大不在任性,其实她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却是任性的‘老妈’!【顾倩倩的刁难,惹出了什么事情呢?且继续挖坑。】没有了言语,沄曦起身静静的往外面田野的方向走去。尚博毅很少不解,在得到院长的允诺之后,起身跟在沄曦身后。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天边的红霞映红了整个小镇。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偶尔有一个两个刚干完农活的人从身边走过。来到沄曦最为熟悉的一个小山丘上,其实也就是再院子后面不远处。以前只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比如说在学校被同学欺负,考试成绩不好等,她就会一个人摸摸的来到这个小山丘,靠着身后的大树闭着眼睛心理面重复着老师说过的那句话:心静!尚博毅看着沄曦这个样子,心理面难免担心。这样的她让他很难以接受,他一直以为,她是个坚强的人,但是在面对自己身世的这件事情上,却显得如此脆弱,是因为怨恨吗?但是不可能,她连别人的父母都能当成自己的父母一般的对待,怎么会怨恨自己的父亲呢!况且按照院长所说,顾浩然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她的存在!“尚博毅,你觉得,我应该认回顾浩然这个父亲吗?”沄曦闭着眼睛,淡淡的开口。其实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尚博毅是绝对赞成的,就算是其他的任何人,也都会赞成。只有沄曦自己心里明白,她只不过是身体跟顾浩然有血缘关系。尚博毅没有回答,只是走到她身边坐下来,背靠着大树,看着远方的夕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沄曦一声叹息,闭着眼睛眼前却是顾浩然那激动的脸。顾浩然,应该是很开心的吧!因为他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因为她是他跟他最爱的女儿生的女儿……“沄曦,你能告诉我,你在为什么为难吗?”尚博毅很明显的能感觉到,沄曦一定有些什么事情没有说出口,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大家,要不然,她不会这般的问他。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事情,尚博毅削尖了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沄曦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尚博毅。能相信他吗?如果把她的事情跟他说了,他会相信吗?还是说会以为她是疯子!“我,能相信你吗?”沄曦淡淡的问出声,并没有抱着任何心态,仿佛是自己在心里面问着自己一般。尚博毅却是实实在在的听了去。没有任何回答,只是坚定的不容抗议的看着沄曦。沄曦自嘲的笑了笑,是自己小肚鸡肠,还是说尚博毅太小看了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她只是想找个能说话是人,把所有压在心底里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好吧!就算真的认为我是疯子也好!夏云你记得吗?”说罢,沄曦下巴朝孤儿院那边点了点。尚博毅知道沄曦所说的夏云,但是,却不明白这其中跟夏云有什么关系。“夏云,因为某些原因坠楼身亡。”沄曦继续说道,眼睛则是转而看着天边多多红色的云彩,虽然是寒冬,但是因为似火般的云彩,让人感觉身上暖烘烘的。尚博毅点头,这个事情他之前有调查过,所有并不陌生,凝神继续听着沄曦的解说。“可惜,她身体死了,灵魂却没有死1沄曦回过头,诡异的看着尚博毅:“而是附在了一个叫张沄曦的女孩的身上。”尚博毅先是用极短的时间消化了沄曦说的话,然后便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沄曦。难道说……“没错,我的这个身体,是沄曦的,但是灵魂却是夏云1沄曦苦笑着朝尚博毅眨巴了下眼睛。尚博毅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没想到这种一直以来被他认为是迷信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现在想来,尚博毅倒是有迹可循了,之前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沄曦会莫名其妙的跑到夏家人了夏家两老做父母,又一直要置李宏于失败而自己去掌握宏云广告!他现在明白了,这完全是因为,她本身夏云!那个被李宏抛弃的女人,那个伤害了自己父母的女人……沉默了一小会儿,尚博毅淡淡的开口说道:“我明白了,所以你才会觉得你跟顾浩然没有感情,无法成为父女对吗?”刚刚一心的激动,现在已经平复。明白了沄曦在为什么为难!“你……相信我说的话吗?”沄曦诧异的看着尚博毅,本以为,他会以为她脑子进水有毛病,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尚博毅魅惑的勾起嘴角淡淡笑开:“为什么不信,你也没有理由欺骗我1真的吗?沄曦看着尚博毅,心里却在问着自己。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一直说跟他不可能在一起的这些话,原因很简单,李宏对她的伤害,可以算的上是一级伤害,所以她才会变得这般不信任爱情!知道了这个原因,知道了她这些天大的秘密,尚博毅反而心情开阔了起来。因为他能更加的肯定,她并不是完全对他没有感觉!如果真的没有任何感觉,怎么可能会把这些事情跟他说呢?“难道,你不会觉得我是精神有问题?”沄曦偏头继续问道。尚博毅伸手轻轻的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竟是怜惜的说道:“傻瓜,如果你一开始告诉我,也许就不用自己承受这么多痛苦了1是啊,如果一开始就跟他说了,以他尚博毅的能力,不管是孤儿院,还是夏家,还是李宏,还是宏云广告,这些都是他能轻而易举解决的事情!那她有岂会为了想要的职位而那么劳累,又怎么会为了孤儿院的事情那么多烦恼,为了认不认夏家的父母而那么痛苦……沄曦很不可思议,她没有想到尚博毅竟会是这样的反应!原本她以为尚博毅肯定会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一摸然后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之类的话。心中一股暖流缓缓上升,也许是尚博毅的话让她感动了,也许是因为自己说出了心里藏了这么久的秘密,总之就是有点激动,看着太阳只剩半张脸在山的那边,眼泪竟然不知不觉的往下流。尚博毅伸手,轻轻的揽过沄曦的肩头,为她擦干脸颊上的泪痕。轻声说道:“其实,你心里觉得顾浩然是不是一个好父亲呢?”[bookid=2077676,bookname=《香亲香爱》]网推荐小说:香亲香爱作者:丫头一枚鉴赏:那边的花样少年,你不是我家的花,快点移出去!

正文136订婚宴

正文149下葬卷二064突如其来

免费下载qq游戏记牌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