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sbbs.com > 棋牌游戏中心大厅

棋牌游戏中心大厅

(可多选,但同一个人貌似也只能配一次吧——)A.紫颜和侧侧B.紫颜和姽婳C.姽婳和傅传红D.夙夜和青鸾E.皎镜和蒹葭F.墟葬和姽婳G.艾冰和红豆下面是无良的版本,仅供YY,不会出现在小说中(魅死里就不一定了),因此死者也让他们复生:H.紫颜和长生(H~~~—_—||||)I.紫颜和照浪J.紫颜和千姿K.紫颜和夙夜L.紫颜和萤火(呃……)M.照浪和千姿(他们有交集么?)N.千姿和景范O.明月和蓝玉(锦瑟)P.萤火和蓝玉Q.明月和萤火(这个好像很无言)R.熙王爷和照浪S.照浪和艾骨T.萤火和长生U.墟葬和皎镜V.紫颜和傅传红W.墟葬和姽婳X.阳阿子和沉香子(罪过啊罪过)Y.照浪和萤火(因恨生……爱?)Z.照浪和长生附人物表:紫颜:易容师,沉香之徒。长生:紫颜收留的孤儿,成为紫颜之徒。萤火(望帝):原为玉狸社老大,现紫颜的管家。侧侧:沉香之女,自称是紫颜之妻。^^青鸾之徒。照浪:照浪城主。艾骨:照浪下属。明月:阳阿子之徒,宫廷乐师,为萤火所杀。熙王爷:当今皇帝之叔。尹心柔:姽婳弟子,原皇妃。艾冰:艾骨之弟。红豆:原为照浪小妾,后为艾冰之妻。千姿:骁马帮帮主。景范:骁马帮二帮主。轻歌:千姿贴身小仆。阴阳:苍尧国太师。姽婳:霁天阁制香师,靡香铺老板。阳阿子:乐师。傅传红:画师。青鸾:文绣坊织绣师。皎镜:无垢坊医师。墟葬:堪舆师。璧月:玉阑宇匠作师。丹眉:吴霜阁炼器师。夙夜:灵法师。紫颜听得悠然神往,若是能学点咒语,也不是坏事。这念头刚升起,夙夜冷冷地道:“我劝你一鳞半爪也不要学,灵法师不能娶妻,形同和尚。若是你学了一星半点,我少不得收你做徒弟。到时你家绝了后,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紫颜涔涔汗下,勉强答道:“娶妻这么久远的事……”夙夜笑得妖媚:“对于尚有可能之事,就不要说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罢。”姽婳在藏香房静坐了一个时辰。出龙檀院,进霁天阁,一幕幕流水心头。当时年少气盛,初见蒹葭不服气,花了一日辰光跟她斗香。反复腾跃,跳不出蒹葭的手掌心,这才心服口服拜了师父。而后,不知今夕何夕,在这里无忧虑地过日子,哪管得了人间岁月流长。是见了紫颜后,千红万紫,动了凡心。以前,只顾聆听香语花言,与香料呼吸缠绵。轻嗅了,心暖了,人酥了,诸香之味是她最熟悉的语言,以香与天地万物交流沟通。而今,去到十师会上,目眩神迷的众师之艺,让她骤见天光云影,再难困于一隅。香料之外,尚有其它迷恋值得追寻,而放宽了的视野,会还她一个海阔天空的境界。

他闻言脚步一停,笑容如妖媚的山花,认真地问:“哦,你爹懂易容术?”弄碧(下)侧侧再不敢小觑这个少年。两人无忧无虑地度着日子,不知世间时日。紫颜修习易容术之快,常让侧侧不可思议,只能嘀咕一声“妖怪”,平息心头的震撼。直到那天清晨起身,侧侧蓦地看到她的镜台前坐了一位绝色少女。听到侧侧的动静,那少女回过头来,雾霭空溟的笑眼里,盛了一双灵动的琉璃珠子,如磁铁勾住了她的心。一袭妖艳的龙绡绣衣,恰到好处地掩映曼妙的身形,只见如云的影子慢慢浮近了,那少女美得叫人心疼的声音霍地飘进她耳中:“喂——”云鬟下的俏面,赫然有熟悉的眼神。侧侧依稀觉得该认识这少女,但她仙音般的语声却是闻所未闻。恍如睡梦般被她拉起,少女咯咯地笑道:“怎么,今日不出去玩吗?”侧侧想,一定是遇上了天上的仙女,任由她的玉石之手拉着,往门外走去。她的手好清凉呵,就像掬了一捧沁心的泉水,指缝里丝滑娟柔。侧侧乖顺地与她到了外面,见她歪了头,拣起地上的空竹,道:“我们来抖空竹吧1侧侧毫无异议地陪着她,见她神乎其技地把玩空竹,飞腾、掠空、扑展、承接、高悬、疾转,每个动作匪夷所思,却又妙舞翩然,仿佛一不小心会随空竹飞遁而去。侧侧忍不住轻呼起来,想,紫颜这小子跑哪里去了,看不到这般女子,回头定会抱憾不已。少女见侧侧发呆,停下来把空竹递了过去。侧侧羞惭地玩了一会儿,见空竹懒散地掉在地下,也就不再坚持。少女捡起空竹,笑道:“其实你的手法都对,就是没有恒心。”

少年笑嘻嘻地指了天空,道:“我坐大鸟飞过来的。”侧侧知道这两匹绝顶好看的马是他所有,微微有些嫉妒,她拦在马儿和他中间,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他。身披蓼蓝乘鸾纹绫锦襕衫,腰系银丝鸾带,脚蹬一双麂靴,眉眼间镇定自若。他姿貌逸绝,看久了令人窒息,侧侧用尽力气挤出一笑,道:“你以为人人都是好骗的?我……可聪明了1说完,面上窘得通红。少年静静地一笑,侧侧恍惚看到了有如阳阿子抚瑟时的沉着自信。他慢悠悠走到一株松树后,将身子藏住了,探出头来朝她眨眼睛。诡异自若的神态,弯弯的笑眼,似乎预示了奇妙的事将发生。她想到这里,一拉缰绳,绕道那些庄客背后,从风向看亦是顺风。不过迷香随风飘散,除非拿捏仔细,否则迷倒敌人后,少不得连阳阿子和璧月一起中伏。姽婳小心地驾马偷袭,行到半途,璧月门下又有人中箭,惨叫声听得她心中一拎。刚想加快速度,几声呼啸自远而近,尖锐地刺破了僵局。伴随了啸声在林间穿梭的是一个身材肥硕的圆脸胖子,一身睢蓝湖绉凉衣迎风飘展,鼓胀得如一面猎猎作响的酒幌。他个子虽矮,脚下奔得却飞快,一步跨过近一丈之遥,整个人腾云驾雾地自远而近,眼看就要到达沉香子的居处。沉香子扯出一个苦笑。他曾费了十年心血为这个家易容,如今不得不用到那一张假面。而他苦心营造的平静日子,终于到了尽头。

而后,便见玉人踏风而来,单衣如舞,阔阔招展。侧侧怦然心动,未想到紫颜能拟得如此酷似,被他搅乱芳心,怔忪不能言语。究竟当日所见是不是他?姽婳直言并无第十五人的气息,是姽婳说的一定错不了,那么此时的相见,又有几分真实?他却冷淡如昔,离她一丈外站定了,抱臂道:“你寻我来有何事?”“我……”侧侧自觉无话可说,抬眼看到紫颜深邃的星眸,更是方寸大乱。丹眉验看半晌亦无结果,叹息道:“可惜皎镜不在。”他的话勾起了墟葬的心事。看情形皎镜是一人独自上山,不知会不会中途被袭,当下暗暗卜了一卦,见是解卦,“动而免乎险”,愁思稍舒。姽婳敲敲他的头:“傻小子,你看看他们,早停了呼吸,断了心脉,怎会活着?”

傅传红拉过紫颜,两人簌簌低语,姽婳和青鸾好奇望着。这两人眼力再好,毕竟无法通灵,决计看不穿谁身上带有钥匙。傅传红和紫颜商量片刻,居然哈哈一笑,面露得色地扫视那二十五名子弟。众弟子满腹悬疑,见画师独自悠然地走近,向每个人微笑招呼。众弟子慌不迭拱手,傅传红跟每个人寒暄完毕,走到姽婳身边,掏出五把钥匙,道:“你要的是这个吧?”众弟子无不惊慌失措,姽婳和青鸾也诧异不已,心想傅传红几时学会了空空妙手,不露痕迹地把钥匙偷了来。傅传红两手一合,收起钥匙,回首问紫颜:“可瞧清楚了?”紫颜笑道:“再明白不过。”走到藏有钥匙的五人面前,一一指了出来。这几人乍见傅传红手中有钥匙,立即摸遍身上确认钥匙是否被盗了去,紫颜目光如炬,自然一眼就看破。傅传红对姽婳道:“喏,这下可以求香了罢。”摊开手,是五片树叶。夙夜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像是与此无关。姽婳道:“又被你们骗啦1傅传红不知她言中说指,忙摇手辩解道:“我绝无骗你之意!是你的香好,我们定要讨上一份。”紫颜道:“若算我们作弊,我无话可说。”想刁难,不过想看尽更多眉梢眼角的变化,一个,两个,心却会乱,不知哪边更重。亦不能分多一丝留意,夙夜的眼,如针,擦到一点,就刺到心里去。不让人洞悉,只有装作都不上心,姽婳淡淡地道:“算你们聪明,跟我进来吧1青鸾道:“我们回去见蒹葭大师,就不陪你们了。”夙夜不置可否,等青鸾一人走出丈外,向众人微一点头,飘然相随去了。紫颜和傅传红跟了姽婳,走入藏香房一间宽阔的屋子。抬头看去,梁木高不可攀,气势华美庄严。内里安置的藏香药架足有三丈高、十余丈宽,幽深莫明,更有百余盏长明灯自半空垂下,仿若星斗,终日灿烂如昼。在前面陪了傅传红的姽婳忽地飘至,对紫颜道:“你和那个妖怪聊什么?”

“是谁要隐居?”姽婳朗声迎面走来,傅传红立即收声,上下打量。怎样也看不腻的容颜,每回皆若初见,被她眼中那分璀璨惊艳。像是天地间神妙的乐音,姽婳眼底有最吸引他的明媚,双目相交,便“铮铮”地敲中他的心。傅传红不能自已地凝看,紫颜知他见了姽婳就成呆头鹅,代他答道:“某人闲极了乱说,要是你跟我四处游历,他马上就放弃隐居也说不定。”此时,一群男女弟子跟随姽婳来到房外,夙夜和青鸾各持了一捧香料在手。傅传红嗅着香气撩人,不免艳羡,对姽婳道:“他们求了什么香,我也要。”姽婳指了藏香房掩上的门,挑眉说道:“我身后有二十五名弟子,其中五人各有一把钥匙,合起来就能开启这道门。你要有本事进去,就从中找出这些人来。”傅传红放眼一看,美貌的男女制香师们衣著面容相近,无不看好戏似地等了他。紫颜问:“算上我么?”姽婳道:“你要帮他也成。”紫颜嘻然一笑,朝她欠了欠身,走到夙夜旁边,小声说了一句。夙夜微笑着拍拍他的手,姽婳嘀咕道:“你们不许作弊。”夙夜举起两手,示意无物。紫颜神情恳切,道:“好姐姐,我一下不认得那么多人,要靠你帮我一个个套近乎。”两人走后,紫颜和姽婳守着傅传红,等他转醒。药效起了作用,天才画师睁开眼时没有丝毫的不适,一骨碌坐直身子,无辜地望着两个挂名徒弟说:“我饿了。”之后,他蓦地察觉紫颜是男子,直勾勾凝视半晌,认出徒弟的骨骼样貌,恍然道:“难怪我觉得你有妖气,原来易了容。你过来,让我好好瞧瞧。”紫颜依言走近,傅传红如盯妖怪般新奇地端详很久,看得姽婳也替紫颜红了脸。紫颜微笑道:“为什么师父你眼睛看的是我,心里看的却是她?”傅传红腾地红了脸,咿呀转向姽婳,说道:“你……真是女子?”姽婳递过月牙犀角,把两人的身份又说一遍,将前事交代清楚。傅传红尴尬一笑,朝他们抱拳行礼道:“原来你们也是十师之一,失礼失礼。我居然妄言收你们做徒弟,哎呀,太不敬啦1紫颜道:“傅师父说哪里的话,丹青之术若能传授在下一二,自当感激不荆”傅传红想了想,叹气道:“唉,你确有慧根,既入了旁人门下,名分上是不能再收你了。我瞧不出你年岁几何,看样貌比我小,看神态比我老,但你是易容师,长成什么样都作不得数。我们平辈论交,难得有缘,你想学什么,我倾囊相授便是。”他说完,想到好容易撞见个能传授衣钵的人又没了,大为叹气。姽婳笑道:“你这画呆子,太拘泥门户之见,只要你的所学有人可传,不做你弟子又如何?我霁天阁偏不讲究这些,紫颜跟着我的这些日子,熏香一术已通晓甚多,将来我霁天阁有传人也好,无传人也罢,此道不衰就是幸事。”傅传红不敢直视她的俏面,兀自望了紫颜点头:“嗯,啊,说得在理。”想了想又道:“不知姑娘可否卸了易容,让我一睹真面目?”他自知姽婳是女子后,想看又不能多看,心思矛盾,全然失了先前洒脱的姿态。姽婳道:“你叫我卸我就卸?现下你不是我师父啦,我没必要听你的。你们坐着,我找墟葬和皎镜去,看他们抓着贼没?”说完,慢悠悠地遁出屋去。傅传红想留她,却不知说些什么,情急地站起身来,目送她飘然离开。紫颜饶有兴味地看傅传红失态,看姽婳窘迫,自得其乐地玩着手上的工具。易容,真是奇妙的东西呢。姽婳走后,傅传红终于神态自若,捡起茶杯碎瓷摆在一处,凝神想这事的来龙去脉。

那丫头在岩石上靠了片刻,便漫无目的地走在草木丛中,如不是亲眼目睹她和那伙人同行而来,紫颜以为她在郊游散心。东晃西逛,无所用心,把幽深山谷都作了自家后园。紫颜正这样想的时候,她猛然回过头来,一股子兰麝香气倏地袭近,他顿觉鼻尖发痒,险险要打响喷嚏。她忍不住翻转了手,紧紧箍住了他。和这个少年会有以后吗?旧日心思重回心底,这一刻握住了,就不想放手,永远不想。三月转眼即至。离别那日,姽婳收拾了行李,牵出紫颜那两匹马,等着紫颜一同出发。他却在屋子里久久不出,让本来伤怀的侧侧也觉焦急起来,在门外敦促他快些起程。“再不走,赶不上船了1姽婳高声吆喝。前往露远洲的船一旬才开一回,错过了最近的这趟,两人可就见不着开幕时的盛典了。紫颜慢吞吞地从屋中走出来,把两人看直了双眼。烟丝醉软中走来这少年,仿佛婆娑光影中浮动的魂魄,抓捏不到他姿绝的形神。一袭青织金云雁锦袍松松地披在身上,举手投足宛若鸾鸟轻飘灵逸,若是一不留神转过眼波,就要触不到他的存在。姽婳不由地想,他是最捉摸不透的那一柱香,世间色相袅绕地燃在他眉梢眼角,看不尽的红尘秀色。不枉她一番心血雕琢成器,此去十师会必将青史标名,风流陌上。“要走了。”紫颜对了侧侧,只得这一句。目光交错,不约而同想到初见那日,如何而来,此刻如何而去。“早点回来。”侧侧说的亦是寻常对白,然后,在他手心塞进那只冰绮香囊。触手的温柔仿佛要融进他掌里去,紫颜珍重地贴身收好。两骑绝尘而去。到头来,幽幽谷中又剩了侧侧一人,像从前没有捡到紫颜时一般落寞。她在谷口目送两人远去,直到暮色斜阳,尘间诸色都成了浓黑。走到紫颜的屋外,侧侧顺手进屋拨亮了灯,多一点光华会不那么冷。等她一转身,眼前突如其来现出紫颜的身影,唬了她一跳。细看去,却是一个与真人无异的布偶,一张面具栩栩如生,弯弯地勾起一道笑容。她眼前仿佛闪过紫颜淘气的影子,向她扮着鬼脸。这是紫颜的皮囊呢。侧侧这样想着,刚向它走了一步,忽地看到另一张脸。心中轰然一响,凤笙,是凤笙的人偶,悄然立于床幔之后,凝视她红晕满面。她定了定神,想到姽婳强迫紫颜易容的玩笑,他是因此留了心么?知道她不可忘却的是这人。侧侧轻咬着唇,向凤笙走去,一样的眉眼,为什么如今看来失却了颜色。她忍不住回望紫颜的人像,说到底,放不下的仍是他。凤笙背后的暗处,有什么东西突兀地耸立着,晃她的眼。走过去,摸到一张黄桦劲弩。青鸾拿起绞干的帕子,轻拭脸颊,笑道:“什么这个大师、那个大师的,夜深了,你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去睡吧。”心头浮起夙夜神秘的面容,他是否预见到姽婳要做的事,特意如此安排?

墟葬撇下紫颜,一把抓住姽婳的手,笑眯眯地道:“鬼丫头,居然是你!装神弄鬼扮到我们跟前来。不是让你去请沉香子大师的么?这位莫非是他徒弟?”姽婳笑容尽敛,涩声道:“大师驾鹤西归,今趟是他徒弟代他前来。”墟葬猛地一跳,扯住她叫道:“什么?”皎镜不耐烦地指了傅传红:“喂,这里躺着个快死的,你们到底救不救人?”树影婆娑,阳阿子望了地上斑驳的影子,叹道:“你隐居得太久,不如随我出去走走,散散心。或许,能在外边碰上根骨好的年轻人。”沉香子抚着颌上的白须沉吟。他的样貌与三十余岁的壮年别无二致,除了一头银发与这把白须。有时侧侧问他为什么不索性都易容了,沉香子笑了答说,若没有这些白发白须,旁人会把他当成她哥哥。侧侧嘟了嘴说,有个哥哥没什么不好,何况这谷里根本没有旁人。名将白头。沉香子一身绝技随了每年零落的枯叶长埋深谷,有时他甚至想过昔日的仇家,如果能寻到他,未尝不是一种刺激。但是,他隐居太久了,连仇家也早已把他遗忘。紫颜神情恳切,道:“好姐姐,我一下不认得那么多人,要靠你帮我一个个套近乎。”

傅传红拉过紫颜,两人簌簌低语,姽婳和青鸾好奇望着。这两人眼力再好,毕竟无法通灵,决计看不穿谁身上带有钥匙。傅传红和紫颜商量片刻,居然哈哈一笑,面露得色地扫视那二十五名子弟。众弟子满腹悬疑,见画师独自悠然地走近,向每个人微笑招呼。众弟子慌不迭拱手,傅传红跟每个人寒暄完毕,走到姽婳身边,掏出五把钥匙,道:“你要的是这个吧?”众弟子无不惊慌失措,姽婳和青鸾也诧异不已,心想傅传红几时学会了空空妙手,不露痕迹地把钥匙偷了来。傅传红两手一合,收起钥匙,回首问紫颜:“可瞧清楚了?”紫颜笑道:“再明白不过。”走到藏有钥匙的五人面前,一一指了出来。这几人乍见傅传红手中有钥匙,立即摸遍身上确认钥匙是否被盗了去,紫颜目光如炬,自然一眼就看破。傅传红对姽婳道:“喏,这下可以求香了罢。”摊开手,是五片树叶。夙夜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像是与此无关。姽婳道:“又被你们骗啦1傅传红不知她言中说指,忙摇手辩解道:“我绝无骗你之意!是你的香好,我们定要讨上一份。”紫颜道:“若算我们作弊,我无话可说。”想刁难,不过想看尽更多眉梢眼角的变化,一个,两个,心却会乱,不知哪边更重。亦不能分多一丝留意,夙夜的眼,如针,擦到一点,就刺到心里去。不让人洞悉,只有装作都不上心,姽婳淡淡地道:“算你们聪明,跟我进来吧1青鸾道:“我们回去见蒹葭大师,就不陪你们了。”夙夜不置可否,等青鸾一人走出丈外,向众人微一点头,飘然相随去了。紫颜和傅传红跟了姽婳,走入藏香房一间宽阔的屋子。抬头看去,梁木高不可攀,气势华美庄严。内里安置的藏香药架足有三丈高、十余丈宽,幽深莫明,更有百余盏长明灯自半空垂下,仿若星斗,终日灿烂如昼。调朱(下)结香(下)

“她没有易容,这是真的夫人。”紫颜说完,想到,如果从他嘴里吐出一个“假”字,真是亵渎了这位绝代佳人。“为什么他们没有给湘夫人易容,弄个假的摆设在那里,岂不是更容易?”姽婳也在问。青鸾和姽婳冷冷地听着,似乎并不相信异熹的话。虞泱环视四周,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忙道:“山主容禀,是大少爷指使在下对付诸位大师。大少爷也是一片体恤之意,山主既不想操办十师会,不如小小设难,劝他们好生离去。”作者有话要说:祝大家五一快乐!劳动节啊,继续在家填十师会。看文的筒子就在这里签个名吧,让偶知道谁在关注魅生。^^姽婳伸了个懒腰,咦,不知不觉日当正午,可是干粮好难下咽。她溜溜的眼珠儿一转,用脚在地上点了点。雪浪翻飞,地面涌出一个披了素白绢衣的少年,向她扬手道:“哟,饿了就下来吃东西。”好玩,姽婳瞪大眼睛,看紫颜换过衣着妆容,淡月微云,超然无争。“你怎知我饿了?”她上前扯住他的衣袖,像对待熟稔的玩伴,“难道我面有菜色?”“紫颜,她是谁?”侧侧跟在紫颜身后,问完左右四顾,想寻觅凤笙的影子。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jeansbbs.com

copyright ©right 2019-2021。
jeansbbs.com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123456@qq.com